高端访谈

High-end interviews
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视界 > 高端访谈 > 正文

    李云岳 匠心独运 非“铜”凡响

    发布时间:2017-01-14 21:43:19   来源:   

      ◎本刊记者 王中鸿
      江苏海门,素有“江海门户”之称,奔涌不息的黄海和长江时刻传唱着中华民族的千年史诗。这里名人辈出、人文荟萃,是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开拓者之一张謇的故里。他的“父实业、母教育”的主张和实践深深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海门儿女,更赋予了他们深邃的思想、宽广的胸怀与水样的灵性。作为“海门之子”的李云岳正是怀揣着这份潇洒和豪迈,书写着自己精彩的艺术人生。
      匠心技艺 独占上海滩
      从上海虹桥驱车将近半小时的路程,记者到达位于青浦区一处水乡的李云岳工作室,见到了李云岳。
      着装干净利落,简单而不失儒雅。不说话时俨然一幅江南士子的沉静和淡然。一番交谈过后记者深切地体会到他的亲切、热忱和健谈。
      会客厅里摆放着一座高1米左右的仕女雕塑,如果不是李云岳解释,那很难相信,这栩栩如生、线条优美的仕女竟是铜雕艺术品。她跃然于眼前惟妙惟肖的形态,更带着沉甸甸的手感和特有的金属质感,像在诉说一个美丽的故事,一个关于铜铸和传统的故事。
      李云岳出生在一个工匠世家,从小受传统文化的熏陶,立志靠技艺改变命运。2003年,刚过不惑之年的李云岳带着3000元钱开始了人生的二次创业,事业的发展已在心中描绘蓝图,他在等待一个显现的过程。一年后,山重水复之中的李云岳终于等到了柳暗花明的这一天。
      李云岳从朋友那里得知一个信息:位于上海苏州路276号的上海邮政大楼要进行全面修缮,二楼营业大厅将重现当年“远东第一大厅”的风采。大厅两边有大理石柜台,柜台上装有精致的铜栏杆等,但大厅的交易柜台复原却面临难题。当时,负责项目的设备科主管左学华是一位老邮政人,也是唯一一个见过大厅交易柜台的技术专家。他拿出一张1927年的老照片给李云岳,照片上正是“远东第一大厅”里一处交易柜台。除了这张照片和左学华的记忆,关于这个远东大厅再无只字片语。交易柜台全部是铜结构,只有把它们恢复,“远东第一大厅”才能真正得到复原。
      李云岳临危受命,顶住压力,通过参照照片里的人物与“远东第一大厅”的空间比例,经过反复推敲对比得出了数据结论。这些工艺都是英国人的设计,目前国内同行业尚无人敢打包票。20天后,李云岳把1:1的实物样品送到了邮政局的修缮项目部,左学华第一眼看到便惊呼:“就是它!不论高度、层次比例、间距、制作工艺、色彩都太像了,就定它了!”修复工程于2004年12月圆满完工。其间,李云岳还修复了大量的残缺五金和金属装饰构件,达到了“修旧如旧、做新返旧”的效果。
      上海邮政大楼的“远东第一大厅”开启了李云岳在上海滩的新起点,而上海外滩的中国银行大楼项目则是李云岳事业的真正转折点。
      中国银行大楼是上海外滩近代建筑群中的一座重要建筑,是上海市政府认定的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李云岳得知中国银行要进行大规模的保护性修缮,便多次去实地考察,一个完整的修复方案在他心中悄然形成。
      中国银行大楼整体修缮工作迫在眉睫。但因修复方案中铜艺部分的修缮至关重要,银行和建筑总承包方都非常重视,经过多次反复考察已甄选出国内金属装饰行业内有实力的三家公司负责。当时李云岳怀揣着“匹夫之勇”主动请缨,希望能得到意料之外的一线生机。但因错失良机,他并没有被列入竞标的考虑范围内。
      柏拉图说:“成功的唯一秘诀就是坚持最后一分钟。”因为这三家大公司开了多次专题会,关于银行外墙铜门的修复却迟迟拿不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他们无一例外都建议将铜门从嵌在金山石的墙体里切割出来,然后拿到工厂里把门拆解开重新铸造。他们哪里知道,目前金山石已无产出,墙体一旦被破坏将永远无法还原如初。这种方法根本不叫修复文物,甚至可以说是破坏文物。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此时,李云岳提出:“建议原地不动,对铜门进行现场修复”的方案。虽然施工难度高、工艺复杂,但能够保持原来门体周边的石材不被拆除,门体结构不会被人为地二次破坏,门窗、门框等铜质表面的包浆也可以完好无损。李云岳认为自己有责任让这栋上海优秀历史建筑修旧如旧,保持老建筑的原样,唯有这样才不会背负历史的污名。这一役,李云岳打得非常漂亮,并迅速在行业内奠定了良好口碑。之后,其他外滩建筑群如上海大厦、三井银行的修复工程,也纷纷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上一篇:王安忆:这一次出乎你的意料
    下一篇:乔业腾 红色精神的接班人